高原鼠兔在中國「泛濫成災」,數量已高達12億只,為什麼「卻說是好事」?

花樱 2022/08/28 檢舉 我要評論

青藏高原上的鼠兔,數量已經突破12億大關!

這些小家伙特別能吃草,百畝草場它們能吃得干干凈凈,是草原的頭號公敵。

可愛的高原鼠兔

面對泛濫成災的高原鼠兔,動物學家們卻高興地合不攏嘴,他們坦言,對高原生態來說是好事。

頭一次聽說某種動物泛濫是好事,這是為何?

高原鼠兔吃草

像鼠又像兔

鼠兔是老鼠還是兔子?這個問題大家爭論不休,很多人覺得它像老鼠,因為 長了兩顆大門牙

實際上, 高原鼠兔是「兔子」,準確來說是 兔形目鼠兔科的成員,不是正統意義上的兔子,但是也和兔子關系很近。

高原鼠兔主要生活在高山地帶,體型小巧, 一只鼠兔只有大約一百來克耳朵小,沒有尾巴

它們 通常都是以家庭為單位群居,卻不是一大家子擠在一起,而是分巢穴。一個巢穴大約有4只成員。

鼠兔的幼崽

鼠兔的家庭關系有點復雜,因為它們有三種繁衍方式。

第一種是 一夫一妻,由一對鼠兔夫婦 建立一個鼠兔群

第二種為 一夫多妻,一只雄鼠兔統領多個鼠兔家庭, 每一個巢穴相當于一個后宮

第三種是 多夫多妻,也就是一大群 沒有血緣關系的雌雄鼠兔混居,然后它們之間 互相交配

一對鼠兔夫婦

自然界很少有動物像鼠兔一樣發展出了三種繁殖機制,只能說, 鼠兔真的是仗著自己數量多隨便玩

鼠兔特別能生, 一年可以產兩窩,一次可生4到6只

通常的繁殖季節在 4月到8月這段時期,這也是草原最繁盛的時節。

高原鼠兔是青藏高原的獨有物種,分布于 西藏、青海、四川

在國外的 尼泊爾、錫金也有它們的身影。

高原鼠兔也會打架

它們鐘愛高山草甸里面的 禾本科、豆科、莎草科植物,一只一天能吃掉大約 80克的草料,占據自身體重的一半以上。

上個世紀開始, 青藏高原的草場出現了退化,人們盛傳是鼠兔造成的,而且它還傳播鼠疫,所以應該對它進行消滅。

于是可憐的 高原鼠兔迎來了一場滅頂之災,數量暴跌到了歷史最低。

鼠兔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背黑鍋的高原鼠兔

那麼,高原鼠兔真的是草場退化的元兇嗎?很顯然,并不是。

首先,高原鼠兔在青藏高原上生活的時間 比人類早好幾十萬年,它要是能讓草場退化,早就把青藏高原給啃禿了,怎麼會 偏偏在上個世紀才讓草場退化呢?

其次, 鼠兔啃草從來不啃草根,它們都是 直接啃草在地面上的一部分,這并不會傷害到草的恢復。

相反,它們的啃食有 助于草原上的植物更新換代,時刻保持活力。

而且高原鼠兔不會冬眠,一年四季都在草原上從事植物翻新工作。

冬天的高原鼠兔

最后, 鼠兔一般不是鼠疫的主要傳播者,旱獺、土撥鼠才是,鼠疫的傳播者主要是嚙齒動物,和老鼠關系很近。

鼠兔不是老鼠,它是兔子家族的,它們傳播鼠疫的機率很小。

但是人類管不了那麼多,于是從1958年起,我國開展了轟轟烈烈的滅鼠兔運動,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比如2006年,青海投入了 3500萬在消滅鼠兔上,主要途徑是投藥,造成了 36萬平方公里的土地被藥物污染

失去了家園的鼠兔

然而戲劇性的一幕發生了,鼠兔被大面積消滅,在一些地區甚至絕跡,但是 當地的草原并沒有因為鼠兔不見了而恢復

相反, 在沒有了鼠兔之后,草場退化得更快了

人們這才意識到,鼠兔不是草場退化的元兇, 人類過度放牧才是。

山羊吃草時會把草根也一起揪起來,這讓被啃的草原恢復起來非常慢。

往往一塊草場還沒有恢復,下一波羊群又來了。

鼠兔回來了

高原鼠兔的作用

高原鼠兔吃草有利于草場的更新換代,它本身也是 高原許多動物的食物

比如網絡上很火的熱門動物 藏狐、兔猻,它們的食物就是高原鼠兔。

高原鼠兔數量急劇減少那幾年,這些動物的數量也隨之下降。

除了被吃, 高原鼠兔還為很多動物提供了住所

它們會打洞,之后會搬家,之前的巢穴就會被丟棄。

鼠兔成為藏狐的獵物

這些被丟棄的巢穴,會成為小鳥、蜥蜴等其他小動物們的家,它們的爪子不適合在地上挖洞,所以只能 撿鼠兔的「二手房」

此外,鼠兔在草場上竄的時候, 會驚起草叢中的昆蟲,一些鳥跟著鼠兔就能吃到蟲子。

一些植物的種子會被高原鼠兔吃掉,但是 鼠兔消化不了就會直接拉出來

一個鼠兔家族的領地范圍很大,能夠達到 2000多平方公里,它們在活動的過程中,就會將未消化的種子通過糞便排出體外, 種子就落戶到了草原的其他地方

和鼠兔一起生活的小鳥

鼠兔位于 高原生態食物鏈中的底層,食物鏈的等級越低, 所發揮的作用往往是最大的,因為關系到太多動物的生死存亡。

青藏高原上 幾乎所有的掠食者,都會吃高原鼠兔,只是占據的比例不太一樣。

藏狐的食譜中,鼠兔占據了80%以上,可以說它和鼠兔已經形成了 專門的食物鏈,它們中的任何一個出現問題,那麼 整個食物鏈都會受到極大的影響

青藏高原生態環境

人類飼養的牲畜群會和高原鼠兔產生食物競爭,所以當初消滅鼠兔的目的 不是為了拯救草原,而是消滅牲畜潛在的敵人

對于鼠兔來說,這些生畜群對它們還有一個影響,那就是 破壞鼠兔的聽覺

鼠兔的聽覺很強,能聽到捕食者靠近的聲音。

但是,羊群和牛群若是靠近了它們,就會產生很大的噪音, 干擾鼠兔分辨捕食者的位置,更容易被捕獲。

不少捕食者已經發現了這個現象,經常 趁著人類放牧的間隙,捕食高原鼠兔,這樣的成功率比安靜時高很多。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