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蟲:為美麗而「獻身」的蟲子,成為「制作口紅」的原材料,身價堪比黃金!

花樱 2022/05/21 檢舉 我要評論

一提到蟲子,大家的刻板印象通常都是 「惡心」。因此,大多數人都不愿意與這種生物進行親密接觸,唯恐避之不及。但偏偏有這麼一種蟲子,它與我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尤其 受到女性的喜愛;用這種蟲子所碾磨而成的粉末是上好的化妝品原料,常常被用來制作色彩鮮艷的 口紅這些口紅被抹在嘴唇上,綻放出鮮艷奪目的色彩。

雖然,將蟲子抹在嘴唇上這件事似乎有點惡心和出人意料,但 不要小看這為美麗而「獻身」的蟲子。如今,這種用來制作口紅的蟲子, 身價堪比黃金,是一般人不太消費得起的「奢侈品」。

口紅

這種蟲子之所以擁有如此之高的身價,離不開口紅的出現。因此,在了解這種奇異的蟲子之前,我們可以先來看看口紅是怎麼產生的。

傳聞,口紅的出現,源于人類第一次吃到鮮肉時雙唇沾滿鮮血的遠古回憶,不過這種說法無從考證,只是 從生物沖動來看似乎和人們對口紅的執迷有一定聯系。據出土的文物來看,世界上第一支口紅是在蘇美人的城市烏爾發現的,是 蘇美爾時期的烏爾皇后用紅色巖石制成的唇彩,被公認為是口紅的最早雛形

古埃及時期,上至王室貴族下至平民無論男女老少的埃及人民,對于化妝都持一種十分熱衷和執迷的態度,他們通常會 使用由各種顏色的礦石磨成的粉末混合樹膠來制作化妝品,口紅也在這個時期 興盛起來。

以古埃及著名的 埃及艷后為首,她十分熱衷于口紅的制作和使用,也引領了全國使用口紅的時尚潮流,使得口紅成為了貴婦們的最愛。許多古埃及的富婆們去世以后,也興 用唇彩涂抹在墳墓上,以表達對于口紅的喜愛。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古埃及人民甚至探索出了各種匪夷所思的古怪色號:藍綠色,黑色,橙色...稀奇古怪,應有盡有,并不局限與紅色這一種色系,可見古埃及人民對于口紅的審美多樣性比現在還要開放。

但是隨著古埃及時代的衰落,口紅的地位也隨之跌落谷底。

在古希臘早期,只有風俗業者才涂口紅,基于人們對于風俗業者身份的歧視,口紅也隨之被「污名化」,那個時候的口紅主要以綿羊的汗液和人的唾液以及鱷魚糞便等穢物制成,并且頒布了第一條關于口紅的法律, 規定風俗業者出現在公共場合必須涂上用這種穢物制成的口紅以區別普通女性

到了 古羅馬時期,在享樂的社會風氣影響下,口紅又重新受到貴族階級的喜愛,并采用最天然珍貴的自然成分來制作,被視為身份尊貴的象征;到了歐洲的黑暗中世紀,教會認為口紅會擾亂男性心智、增加女性魅力, 所以將口紅認定為一種邪惡巫術,十分抵制口紅,但這仍然阻擋不了口紅在女性心目中的地位

后來隨著工業革命的到來,科技的進步為口紅衍生出了無限的可能性,美國人抓住了這個商機。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期, 美國許多化妝品牌推出了正式的商品口紅,商業化使得口紅包裝得以創新,口紅的生產成本也逐漸降低,變得更加容易攜帶

而女權主義者也將口紅作為標志,她們 涂上口紅走上街頭來爭取女性權益。隨著影視行業的興起,熒幕女明星的「帶貨」也掀起了口紅的風潮。在二戰時期甚至出現著名的 「口紅效應」經濟理論,指經濟蕭條時人們 趨向于購買廉價商品,而口紅既廉價又好看,人們便傾向于用口紅來粉飾倦態,因此 口紅一類化妝品的銷量反而暴增。

那個時期,口紅商家們為了營銷口紅往往也鼓勵女性涂上口紅以展現不服輸的勇氣和斗志,激發了女性們的 愛國激情,同時也賦予了口紅更多的含義。如今,雖然戰爭已經結束,但是 口紅依舊成為了女性的群體象征和時尚潮流,也出現了更多的材質種類和顏色花樣,口紅的發展史也反映出歷史上女性的生存境況,所以口紅在化妝品里依舊有著 舉足輕重的地位。

時至今日,口紅在化妝品市場里依舊有著極大的市場規模和發展潛力。根據2018年的中產女性消費報告顯示, 中產女性平均每年購買四支口紅;口紅也是所有化妝品種類里受關注度最高的一位,口紅市場份額也在逐年增加。因此,無論資本家還是女性,對于口紅都同樣鐘愛。

胭脂蟲:化身唇間的一抹紅艷

但是,現代工業制作的口紅多數都采用大量的人工合成色素為原材料,這種色素往往含有大量的重金屬和有害物質,作為每天都會被吃進嘴里攝入人體的口紅,人紅合成色素往往會給人體帶來一些健康隱患, 人們也就一直在為口紅尋找最安全健康的紅色原料。

而胭脂蟲紅無疑就是最佳選擇,作為一種 純天然無毒的動物色素,胭脂蟲紅的酸性特質還具有 堅固的穩定性和優秀的抗氧化能力,甚至還可以當做 食用色素

據英國《草藥志》記載:胭脂蟲可以 治療抑郁和幻覺;據現代醫學研究,胭脂蟲紅色素可以 抑制致癌物導致的DNA損傷,還可以 防治病毒、艾滋病,因此又廣泛應用于制藥領域。

而胭脂蟲作為口紅的一種重要原材料,其使用歷史最早可追溯到號稱「口紅熱衷者」的埃及艷后。由于當時生產力發展水平落后,制作口紅的材料十分局限,許多用來制作口紅的重金屬原料其實是對人體有害的, 口紅中毒事件其實不在少數。對于口紅無比鐘愛的埃及艷后,便開始 尋找安全無毒的口紅配方,也開啟了口紅的「重口味」歷史。

為了尋找到合適的紅色,她 從波斯和美索不達米亞尋找到一種紅色的蟲子,也就是我們的主角胭脂蟲, 用雌胭脂蟲的卵和脂肪調出一種洋紅色,后來這種顏色也逐漸成為了口紅的最經典色系,紅極一時。直到歐洲中世紀的 伊麗莎白一世,又在以胭脂蟲為材料的洋紅色配方基礎上,改良成為了深紅色

后來隨著工業時代的到來和口紅產業的規模化, 親水性的胭脂蟲紅需要先被制作成親油性的胭脂蟲紅色淀才能作為口紅的色素原材料,因此胭脂蟲紅色淀的成本是普通色淀的三到五倍,所以目前胭脂蟲紅制作的口紅目前主要存在于中高檔化妝品市場。

胭脂蟲的市場發展

不過,要論胭脂蟲的規模產業化,得從西班牙開始說起。胭脂蟲最早分布在墨西哥中美洲以及非洲等熱帶地區的仙人掌上, 以仙人掌葉為食。一開始胭脂蟲只是被當地人拿來制作染料,后來隨著西班牙人的到來,他們很快從中發現商機,并把胭脂蟲制作的染料運回西班牙進行售賣和出口貿易,沒想到這種胭脂蟲紅大受喜愛,市場需求供不應求, 因其純天然性質被人們廣泛應用于食品,制衣,化妝品和藥品等各個行業領域之中

1600年,胭脂蟲紅已經成為了 西班牙人極其重要的出口產品,胭脂蟲的市場規模也在不斷擴大。為了滿足市場需求,西班牙開始對胭脂蟲進行大規模養殖。

同時,西班牙人為了維持對胭脂蟲的市場壟斷,禁止活體胭脂蟲的出口,并試圖掩蓋 胭脂蟲紅是用蟲子制作而成的這一事實,謊稱這種紅色是從植物之中提取出來的。直到 列文虎克發明了顯微鏡之后,在微觀視角的觀察下才發現了胭脂蟲的成分,胭脂蟲這一事實才得以公之于眾。

18世紀中期,愛美的法國人也成功建立了 胭脂蟲養殖場,并引入了當地產業,打破了西班牙對于胭脂蟲的市場壟斷。雖然胭脂蟲紅這種色素的市場需求量十分可觀,但是由于其產量卻遠低于市場需求,價格一直居高不下, 一斤的胭脂蟲可以賣到一千多美元,身價堪比黃金。

而我們中國也在2000年引入了胭脂蟲,主要養殖于我國西南地區的干熱河谷和金沙江等適合仙人掌生長的地方, 填補了當地因氣候而導致的農業發展短板,通過胭脂蟲產業的養殖和發展,為當地農民創造了收入

總結

所以,胭脂蟲的黃金身價,也昭示了人們對于色彩的熱衷。 胭脂蟲為口紅的獻身,成為了女性鐘愛的一抹鮮艷色彩,同時讓每天都會被吃進嘴里的口紅變得更加健康和安全。這個看似不起眼的小蟲子, 讓美麗不再是迷人但危險的把戲,使得鮮艷魅惑的紅色也可以變成治病的良藥,令紅色保存得更加堅固,歷久彌新。

所以,胭脂紅蟲,為色素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希望通過合理的養殖方式能夠使它的供應能夠滿足需求, 成本價格降低,讓這種「完美色素」可以更廣泛地使用在各個領域。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