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畜能不能意識到,它們「最后的歸宿」是被人類吃掉?為什麼?

aiya 2023/01/01 檢舉 我要評論

人類從距今約1.5萬年前將狼馴化為狗后,一路開掛,馴化了幾十種不同的動物,正是有了這些不斷被馴化的動物,人類才有了越來越穩定的肉食來源。在人類馴化的動物中,有超過一半以上是以食用為目的馴化的。

就連曾經很少被人吃,主要作為畜力工具的動物,比如牛、驢等,它們到了如今也變成了人類的主要肉食來源。

那麼,這些被人養來準備吃掉的動物究竟能不能意識到自己最終的歸宿呢?我認為是意識不到的,從表面上看,應該是能的,因為大多數的野生動物見到人第一反應是跑,顯然這是怕的表現。但事實上,家養動物基本上不會意識到自己的最終宿命。為什麼這麼說呢?我們一起來聊一下這個有意思的問題。

大多數野生動物為何見人就跑?

妳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人類在野生動物眼中究竟是個啥?直到接觸了越來越多的野生動物,我才發現,原來人類是個「王者」。小到野兔、野雞,大到狼、狐貍,它們見到人的第一反應就是逃走。

顯然,逃這個詞只會存在于動物對另一個事物感到恐懼時才會出現,那麼人類究竟有什麼可怕的,能讓大多數的野生動物感到害怕呢?

我認為雖然直立行走是個因素,畢竟直立行走讓人看起來比實際的體型要更大,尤其是野生動物見慣了四足行走的動物之后,人這種直立猿確實具備一定的優勢。但真正讓大多數野生動物害怕的應該是與「死亡」有關。

人類最早的直系祖先南方古猿生活在距今約300多萬年前,當時的南方古猿們就已經開始了集群捕獵,雖然成功率比較低,弄不好還被恐貓等猛獸吃掉,但當時的人已經具備了獵食者的潛質。

隨著時間的推移,人類的大腦不斷的在進化,工具也從簡單的石器到組合工具,隨著工具的升級,人類捕殺野生動物的能力逐漸的在提升。不過,至少在進入古代文明之前,人類祖先其實主要還是威脅食草動物,所以,食草動物本能的會將人類與老虎、狼等猛獸分為一類,都是可以致命的,而這也是大多數食草動物見到人就跑的原因。

而食肉動物對人的威脅一直是持續到了古代,當人類有了真正的村莊和城鎮時,這種威脅因為住所的安全性提高而逐漸的減小,與此同時,人類的工具再次升級了,比如弓箭、陷阱,這使得人類開始由守變攻,一些經常出沒在人類居住地附近的食肉動物開始遭到了捕獵。

再後來,人類的數量逐漸增加,開始入侵野生環境,將野生環境變成農田和村莊,更是與許多食肉動物發生了正面的沖突,而在沖突中,人類始終是勝利者,比如曾經華南虎雖然上演了「百虎圍村」,但在20世紀末,華南虎就野外滅絕了。

除了老虎,我們再看一下如今的各種大型的食肉動物,它們基本上都成為了瀕危、甚至是極危物種,而這一切與人類的活動有著直接的關系,逐漸的食肉動物也了解了「恐怖直立猿」的厲害,它們也逐漸的建立了對人類的恐懼。

所以,從這個角度看,大多數野生動物是知道人類是具備殺死自己的能力的,而且也是會殺死自己的。

既然野生動物知道人類會吃自己,為何家養動物就不知道呢?

家養動物都是由野生動物馴化而來的,既然野生動物都知道人類會吃它們,家養動物應該也是知道的。

但是,不要忘記了人類「改造」動物的能力,無論是什麼環境下動物都會發生基因突變,但是在人類的圈養下,往往動物的基因突變速率就加快,而且即便是一些不利于生存的突變,也會在人的干預下被保留下來,比如球胸鴿,在野生環境下,鴿子如果是這樣的話,是很難存活的,但人就能通過圈養讓它們遠離自然選擇的淘汰作用。

家養動物也是如此,盡管它們在馴化之初可能親眼見到過自己不服從的同類被人類取走性命,但是在幾千年甚至上萬年的與人相處中,這種對人天然的抵抗力已經逐漸的消失了,消失的方法有兩個:一個是人為的選擇更溫順的個體;一個是提供食物和安全住所的安全感。

這樣逐漸的讓動物對人失去了警惕性,甚至變的聽話、友好,任勞任怨,而且人類在殺一些動物時,往往不會當著同類的面,即便是當著面,這些動物也是要面臨屠宰的,它們沒有機會留下這種對人恐懼的基因。

簡單的說就是大多數的家養動物直到自己被殺的那一刻才知道「哦,原來人類養我這麼久,最后是要殺了吃肉啊」,還有一部分動物看到同類被殺明白了這個道理,但是它們已經在屠宰場了,被殺只是時間的問題了,這些動物都不能告訴自己還活著并且還能繁殖的同類這件事了。

這就使得如今的家養動物實際上對人是比較友好的,因為它們只看到了人給它穩定的住所,源源不斷的食物和水,但沒有看到它們被養肥之后要面對什麼。

總結

家畜往往是在被殺前才知道自己最終的宿命,因為在整個的與人相處的過程中,人類都沒有表現出「殺意」,也沒有在它們面前殺死過「同類」(在面前的通常是也要嗷嗷待宰的),所以,它們就不會有這個意識的遺傳。

但是,野生動物就不同了,它們看過人類捕殺太多自己的同類了,而那些看到人不跑的動物大多數都被捕了,所以,它們是知道人類會殺它們的,妳認為呢?

用戶評論